北京怎样去除眼周皱纹

2017-10-22 08:38

首页 > 山西日报 > 01
分享到: 评论:

    

北京手术面部提升多久拆线呢,北京面部线雕价格多少,北京面部埋线提升的图片,北京脸部下垂怎样提升,北京面部紧致提拉方法,东方瑞丽尚品整形美容收费怎么样,瑞丽尚品整形面部提升,北京微拉美是通过什么来除皱的呀,北京做外眼角提升多少钱,北京多少岁适合做面部提升

  原标题:3岁时被姨夫拐卖 23年后带一对儿女认亲

  得知要见到23年前被拐卖的儿子刘江(小时候的名字),刘红军专门找出23年前为儿子购买的准备过年穿的新衣服,可是眼前的儿子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……

  昨日上午10时许,咸阳市公安局多功能厅,由省公安厅主办,咸阳市公安局、彬县公安局协办的咸阳市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案情通报暨认亲仪式上,包括刘红军在内的4个家庭,分别和被拐卖多年的孩子相认。

  1997年10月4日,彬县义门镇高渠村,6岁多的池某羊独自在家门口玩耍,随后便不见踪影。家人寻找发现,池某羊父亲池某的工友王某军也一同失踪,寻找无果后父亲报警。接警后,彬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。经查,嫌疑人王某军(男,1964年3月生,初中文化程度,乾县人)涉嫌拐卖池某羊。但因其长期在外流窜,警方多次抓捕未果。随后,采集池某夫妇血样并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打拐DNA数据库。

  尽管此后案件一直没有告破,但警方并没有放弃。2016年12月,彬县警方在全国公安机关打拐DNA数据盲比中发现,河南伊川县城关镇邑涧村董某与池某夫妇为亲子关系。经查,董某是1997年10月由其养父董某某经其表姐吴某介绍,从陕西一王姓男子手中购买的,现已抚养成人。警方判断董某就是20年前被拐卖的池某羊。

  随着专案组调查深入,发现了1997年前后曾发生多起拐卖儿童案件:1995年11月1日,渭南蒲城县永丰镇刘家沟村刘红军之子被拐卖;1998年6月,宝鸡陇县张某之子被拐卖;1998年11月7日,乾县大阳镇祥符村杨某之子被拐卖,而犯罪嫌疑人均为王某军。同时,专案组还了解到,王某军曾于1999年因拐卖儿童罪被甘肃泾川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,后在甘肃平凉柳湖监狱服刑。根据这一线索,民警先后奔赴陕、甘、豫等地调查取证,初步查明了王某军拐卖儿童案的基本犯罪事实,而王某军已于2014年出狱。

  

  经过摸排,专案组民警获知王某军在凤翔县打工。今年4月12日,民警赶赴凤翔县,并于次日凌晨将正在熟睡的王某军抓获。在大量证据面前,王某军供述了拐卖池某羊等4童的犯罪事实。而让民警吃惊的是,王某军交代,1995年6月,他将自己的亲生儿子带到河南伊川县一小庄村。后经任某、方某夫妇介绍,以5000元卖给他人。

  今年7月,在河南省洛阳市公安局、伊川县公安局的协助下,经积极做家属工作,任某、方某夫妇先后自首并供述,1995年将陕西一王姓男子带来的男孩介绍卖给同村任某和邻村郭某。专案组民警遂采集任某、郭某所买孩子血样送陕西省公安厅DNA实验室鉴定证实,任某所买孩子与宝鸡陇县张某夫妇为亲子关系,而郭某所买孩子与蒲城县刘红军夫妇为亲子关系。至此,王某军系列拐卖儿童案成功告破,抓获犯罪嫌疑人4名,深挖出拐卖儿童案件4起,并且经过警方多方努力找到了这些案件中被拐的4名儿童。

  昨日上午的认亲仪式上,陕西省公安厅厅长助理宋博宣读了公安部的贺电,咸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新宽宣读了“陕西省公安厅打拐办”的贺电,省公安厅刑侦局政委李宗社向4个被拐卖儿童的家庭颁发了《被拐儿童身份确认告知书》。

  见到失散多年的孩子那一刻,亲人们哽咽着说不出话来,尤其是4位母亲,始终站在儿子身边或者拉着儿子的手。

  1998年从陇县家中被拐卖时只有4岁多的张少峰被父母、姐姐及亲戚围在中间,他们都用方言问着是否记得家里的某处环境,但是如今已经23岁的张少峰(现名任某)大都不记得,当他说出记得村中的一座桥时,姐姐马上追问是否记得当年的玩伴,但是张少峰摇了摇头。张少峰说,除了熟悉眼前的亲人,他需要尽快熟悉方言,毕竟很多方言他都无法听懂。

  “盼了20多年,终于把我娃盼回来了,太感谢民警了……”看见23年不曾谋面的儿子,54岁的刘红军和妻子将儿子刘江(现名郭某)紧紧拥进怀里,痛哭不已。“娃被拐走时才3岁。”刘红军说,拐走娃的王某军其实是孩子的姨夫,23年前的11月他外出干活,妻子在家带孩子,王某军来到家里借口带孩子去买方便面,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看着眼前26岁的儿子,刘红军说,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思念孩子,“20多年了,我天天都在想孩子,想知道他到底在哪,过得怎么样。孩子被拐后我找了十几年,这几年得了脑梗,才没有继续寻找。”刘红军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,他记得当初是天气已经转冷,他外出干活就是为了给儿子买一件毛大衣,结果衣服买到了,回到家里却再也找不到儿子了。

  昨日,刘红军还特意把当年买给儿子的衣服带来了,他想告诉儿子,家人从来没有放弃过他。“现在知道娃过得很好,我有生之年的心愿也就了了。”刘红军说,以后的日子怎么过,他完全听从儿子的决定,只要儿子过的好,他就高兴。

  相比起刘红军和妻子的激动,刘江则显得很平静。他说,两个月前才得到自己是被拐儿童的消息,直到现在依然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,“心情很复杂,不知道说啥好。”尽管眼前的亲生父母很陌生,但看到他们哭泣,刘江仍不忘拿纸巾为两位老人拭去眼角的泪水。

  如今,刘江也有了自己的一双儿女,他们都在洛阳定居。刘江说自己的养父母对他非常好,自己将来肯定还会在洛阳居住,但是也肯定会和亲生父母保持联系,“毕竟这是我的亲生父母。”刘江的妻子小吴说,不管怎样他都为丈夫感到高兴,毕竟他在世上还有一对时刻牵挂他的生身父母。

  目前,嫌疑人王某军已被批捕,嫌疑人吴某、任某、方某因身体问题被取保候审,案件已进入依法移送起诉阶段。

  华商报记者 杨皓 李小博 摄影 黄利健

责任编辑:张岩

相关链接

推荐阅读

生活资讯
专题
北京颞区小切口除皱术

山西内陆北京埋线脸部提升视频

视频/ 北京关于面部皮肤提升
新晋界北京面部提拉线问答题